【嘴笨的人,铭记鬼谷子这句教诲,助你好好说话|鬼谷子】鬼谷子老实人嘴笨

嘴笨的人,铭记鬼谷子这句教诲,助你好好说话|鬼谷子

  经常听到有人把“说(shuō)服”读成“说(shuì)服”,有些人认为“说(shuì)服”是传统读音,应该坚持。究竟读哪个音更合适呢?

  这可难倒了搞汉语辞典的专家们。

  我的主业是读鬼谷子的,说(shuì)服这个词是源于纵横家,与说(shuō)服有本质的区别。如纵横家们被称为“说(shuì)士”(游说之士)、“说(shuì)夫”(游说的人)、“说(shuì)客”(游说之士)。

  ldquo;说”shuō是用话来表达意思,单纯的用语言表达。

  ldquo;说”shuì是用话劝说使人听从自己的意见,除了语言之外,还有谋略。

  二者到底有什么区别呢?阿信选用了前几天鬼谷道纵横家联盟专业课程里的一个素材加以说明。

  一

  讲个真实的案例:话说某公司有两个小伙子,小张和小马,他们都在追一个女孩小芸。

  有一天小张想去约小芸,便直言不讳的说:小芸妹子,咱们今晚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

  面对小张突如其来的邀请,小芸措不及防,于是便婉言拒绝了。

  小马也想约小芸吃饭,于是他就一直关注小芸的喜好,他发现小芸特别喜欢吃粤菜。于是在一个周五的下午,小马先跟小芸闲聊了一会,假装不经意的说道:

  听说这附近新开了两家粤菜馆,你想去哪家?

  小芸想了一下说:就去最近的哪家吧,听说还不错哦。

  单身的朋友们应该反思了,所谓谈恋爱,恋爱本来就是靠谈出来的。

  小张就叫说话,而小马叫说服,其实他用了一些套路。二者的区别在于说话是主观自我表达,说服是以让别人接受我们建议的方法。

  二

  说服不外乎三个重点,拢共十二个字:揣摩人心,换位思考,审时度势。如何理解呢?咱们请纵横家们给我们示范一下。

  主人公叫江乙。或许大家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但实际上狐假虎威这个成语就是他的杰作。

  有一天纵横家江乙去找安陵君唠嗑。

  说是唠嗑,其实是去吓唬安陵君的。为啥呢?原来这位安陵君虽然在楚国养尊处优,但实则对楚国没有半点功劳。算起来,他或许是历史上最早的小鲜肉之一了。

  对,之所以他能混的好,主要原因是长得帅。至于内情,实在是不可描述,你理解他们是好基友就行了。

  江乙就说了:“现在你跟着咱们楚国的熊老板吃香的喝辣的,想啥要啥,要啥有啥。却一点正经事没干,你说能长久吗?”

  咱们技术分解一下,江乙这套说辞利用的是人的焦虑心理,是纵横学里的专有概念“阴言”,既是讲负面的话去恐吓一个人。

  由于江乙戳到了安陵君的痛处,所以安陵君叹着气说:“我能有今天,都是因为大王错爱,凭我的本事是坐不上这个位置的。”

  安陵君这样的人,其实在很多企业里有,叫着能不配位。但是机缘巧合之下,这类人却往往能人前显贵。究其原因是,他们虽然能力不行,但是说话的能力行。

  有时候,这个世道很奇妙。会说不会做的人,往往比会做不会说的人混的好。

  是运气吗?或许未必。

  三

  江乙又开始戳痛点了,他的话很有典型性:以财交者,财尽而交绝。以色交者,华落而爱渝。

  这招叫什么?最大公约数。

  你会发现他的这句话怎么听都没毛病。你知道为什么情歌能够打动人心吗?其中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作词人在填词时考虑到了最大公约数的因素,比如一个人在回忆曾经的恋人时,填词人会写到: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抓心吧,是不是把你心里想说话的话说出来了?

  实则这首歌的原唱是日本歌曲《未来へ》,跟失恋没什么关系。

  这个最大公约数就在于,人总会回忆过去的恋人,更要命的是大部分人都曾经失恋过。而这首歌的作词者施人诚本来就在广告人出身,职业技能告诉他,填词一定要击中受众的心理,找到受众的诉求,他在受访时说:“写歌词只是我的副业,我还是习惯台湾华研唱片企划部主管这个身份。”

  他一直是个广告人,具有广告人的专业素养,诸如懂得制作Brief:根据客户诉求,提炼创意简报。是建立在换位思考的基础上的:

  即:Creative(创意方案)←换位思考→Account(客户诉求)

  你会发现,施人诚写歌词用的是写广告文案的写法。

  再比如为什么有朋友会觉得周星驰的电影没那么搞笑了?朋友三横竖说道:他当演员时拍的电影是为了愉悦大众。他当导演后拍的电影是为了愉悦自己。

  所以,他不再去换位思考去抓观众的笑点了,自然就那么搞笑了。

  四

  江乙的话深深的戳中了安陵君的痛点:人都是唯利是图的,靠金钱结交的,没钱就恩断义绝了。靠美色结交的,容颜凋零就情断义绝了。后面这句话对娱乐圈的小鲜肉们尤其精准,粉丝们仰慕的化妆后的精致容颜。往往始于容颜,终于容颜。

  见安陵君已经被说的坐立不安了,江乙故作同情的说道:人心啊,总是喜欢三心二意、始乱终弃的,我实在是为你的处境感到担心啊。

  原话是:窃为君危之。

  好俊的功夫,一整套组合拳打的逻辑缜密,毫无破绽。

  你会奇怪,江乙到底想干嘛?答案只有三个字:送温暖。对应的是鬼谷子的:说之者,资之也。想要说服一个人,就一定要以帮助他为原则,利他才能利己。

  果不其然,安陵君说:如之奈何?

  江乙说道:教你一个方法,如果你能跟熊老板说,我一定会爱你到地久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我愿意生生世世陪着你,即便是死。那样,你就能打动楚王,在楚国继续过好日子了。

  安陵君娇羞的说道:妥!

  五

  足足三年过去了。江乙等的黄花菜都凉了,莫非安陵君是觉得实在太肉麻了,又或者他是有严重的拖延症?

  总之,就是没开口。

  江乙坐不住了,便写了封绝交信:你是不识好人言,吃亏在眼前。既然你不听我的话,那么就再见吧,再也不见。

  彼时,安陵君正陪着熊老板在云梦泽打猎,情急之下抽空给江乙写了封回信说:江先生,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一直没等到好机会啊。

  江乙不高兴的感慨说:“这人咋这么磨叽啊?”

  正巧这天,楚王带着侍从们在野外狩猎,那阵势真可谓锣鼓喧天,彩旗招展。坏就坏在这个彩旗上,这期间有只犀牛看见彩旗,顿时就暴躁了,发了疯似的向楚王这里狂奔过来。阿信猜是因为楚王喜欢排场,身边的旗子插的太多了。

  犀牛眼看越来越近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熊老板怒吼一声,飞身而起,仿若后羿附身,搭弓射箭,一通操作猛如虎。

  那箭飞鸣而出,正中犀牛,一瞬间便夺了那畜生的性命。楚王觉得还是不够帅,随手拔起一根旗杆,接住犀牛的头,仰天大笑,说:“今天,寡人实在太高兴了!”可一想到刚才的危机,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却又感慨道:“我要是百年之后,又和谁能一道享受这种快乐呢?”

  待他回首时,却见安陵君泪流满面,梨花带雨的说道:“我在宫内和大王挨席而坐,出外和大王同车而乘,大王百年之后,我愿随从而死,在黄泉之下也做大王的席垫,以免蝼蚁来侵扰您,又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呢!”

  我想当时回荡在熊老板脑海里的BGM一定是那首《知心爱人》。楚王射中了犀牛,而安陵君射中了楚王,而江乙又射中了安陵君。

  真相是安陵君在江乙谋划的基础上加上了时机,变成了说(shuì)服。

  从此江湖多了一句话:江乙可谓善谋,安陵君可谓知时矣。啥意思呢?

  江乙善谋,安陵君知时。

  六

  感谢江乙和安陵君给我们演绎了标准的说服案例,详见于《战国策·楚策》。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想学安陵君,拍好上级老板的马屁,但却总是力不从心。究其原因正是因为谋略与时机上出了问题。譬如有些朋友在职场上想说话,却总是说不到重点,要么说辞有问题,要么时机不没到位。

  所谓谋,其实就像一支箭,用来射中人心。但是安陵君足足瞄准了三年,在等待时机。试想一下,如果楚王心情大好之时,安陵君说一句:我愿陪你一起死,那该多晦气。估计熊老板的熊脾气上了,会一脚踹过去的骂道:我活的好好的,你居然念叨让我死。

  安陵君深知这样的事情强求不得,因为时机不到。所以一直在等待时机,方才放出了那一支夺人心的箭。

  正应了鬼谷子的那句:事成必合于数,故曰:道数与时相偶者。事情能成功,是因为在合适的时机做对了合适的事情。

  说话重要,谋划重要,时机更重要。

  所谓成功,就是在正确的时间用正确的方法说了正确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