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老公死后,他弟弟向我求爱。

老公死后,他弟弟向我求爱。

  原创插画|喵喵夏

  今天是左左完结长篇《蔓蔓其华》的番外哦,错过前情的宝宝点这里:连载《蔓蔓其华》所有链接在此!

  今天的短篇在第三条哦(退回一开始打开文章的地方,第三个标题),同时推荐几篇之前的短篇,一定有你没看过的:

  我在老公办公室,撞见好闺蜜。

  我的预备情妇,输给了我老婆。

  噩梦婚姻:“为了净身出户,我带着2岁孩子住出租屋。”

  假装情妇,智斗渣男。

  01

  秦姨无罪释放后,我决定从崔家别墅搬走。

  早在崔新宇车祸后,爸妈就数次提出想让我搬回家住,远离聂芬,远离崔家的这些是是非非。

  可是紧接着,整个崔氏都陷入风雨飘摇中,崔茂华出现,崔叔去世,秦姨被人诬陷……于情于理,我都必须追查真相,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撑着这混乱的局面。

  现在秦姨终于洗脱嫌疑,恢复清白。她将很快回到崔氏,拨乱反正,力挽狂澜。

  她依然是那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而她的亲生儿子崔茂华,也将成为她的左膀右臂,陪她披荆斩棘,一路向前。

  躲过近乎灭顶之灾的崔氏,前景光明,未来可期。

  这个家不再需要我,我也就真正解脱了。

  我要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和生活中去,把这段时间的经历当成一场梦。

  远离,然后遗忘。

  02

  秦姨回来的那天晚上,我正在收拾东西,她进来了。

  下午接她时,我已经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彼时,她和崔茂华看我态度坚决,毫无转圜余地,对视片刻后,都没有劝我。

  这会儿,秦姨悄然打量着我,终于开口了:“小蔓,你就再住一段时间不行吗?”

  我笑笑:“秦姨,新宇走了,我再住在这儿,就不合适了……而且,我也该回去陪陪我爸妈了!”

  顿了下,我斟词酌句,艰难地开口:“公司那边……我从明天开始也不去了,爸妈给我另找了工作……晓慧是个很好的助理,她一个人完全可以的……”

  秦姨愣了,可能没想到我会辞职。

  她一脸受伤的表情:“小蔓,你这是要跟阿姨划清界限吗?”

  我走过去,轻轻地抱了抱她,顾左右而言他:“你好好的秦姨,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她不再说话,帮着我把个人物品装进箱子,就关上门走了。

  03

  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我躺在床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是新宇生前住的房间,还保留着原来的模样,浅棕色条纹的床单被罩,简洁明快的家具。

  衣柜里,还挂着他的衬衣西裤。

  该和这一切彻底告别了,崔家、崔新宇,连同过往的一切。我经历过的揪心、绝望、失落、伤痛……

  菱形的吸顶灯,散发出暖黄色的灯光,像一只温柔的眼睛,沉默地和我对视。

  就在这时,从楼下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上楼,穿过走廊,径直停在我的门口。

  我从床上坐起来,心砰砰跳着,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扇紧阖的白色木门。

  门外的人,仿佛迟疑了很久,才试探着,小心翼翼地敲了两下。

  我跳下床,走过去,一把拉开门。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时光瞬间静止。

  是崔茂华,他应该是刚从医院回来,面色略显疲惫,一双眼睛却格外清亮。

  04

  相顾无言。

  好半天,我才后退一步,小声问他:“要进来吗?”

  崔茂华犹豫了一下,越过我,默不作声地走进房间。

  触目所及,是衣柜旁边放着的行李箱,他猛地顿住脚步,怔怔地看了会儿,喃喃自语道:“真的要走了……”

  我故作轻松:“嗨,我就是回我自己家而已,又不是去天涯海角。”

  他突然回过头,直视着我,一脸冲动地问:“小蔓,我们俩真的没可能吗?”

  我吓了我一跳,躲避着他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说:“啊……你……你说什么?”

  他很苍凉地笑了一下:“你这么急着搬走,不就是为了远离我吗?”

  我一下子愣住了。

  原来,我的心思他都知道!

  05

  记忆回到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崔新宇持枪自杀后,我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崔茂华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他冲过来,一把抱住浑身颤抖的我,一迭声地说着:“小蔓,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都怪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回家……”

  被他紧紧地箍着,我像狂风骤雨中的小船突然靠了岸,说不出的安全、踏实和温暖。

  崔茂华轻轻抚着我的头发:“没事了小蔓,都过去了,我会好好保护你,再也不会让你经历这些……”

  我突然醒悟,继而心惊肉跳。

  他的拥抱,他的抚慰,包含着太多我无法承受的东西:发自肺腑的担心,失而复得的惊喜,更有情不自禁的怜惜、心疼和深情。

  也许我早该发现了,这段兵荒马乱的日子,他保护我、开导我、安慰我;而我为了救他,不顾安危,疲于奔命。

  我们共同经历了很多,迷茫、痛苦、喜悦、希望……

  在相依相伴甘苦与共惺惺相惜中,早有一份朦胧的情愫在悄悄萌芽。

  崔新宇手里的那些照片,虽然有刻意扭曲的成分,但不能不说,我和崔茂华看起来确实和谐融洽,彼此的目光里,都有关切和倾慕。

  可是,我们俩的身份却注定这份感情不被允许也不能发生的,崔茂华是谁?他是我丈夫崔新宇同父异母的弟弟。

  我是他的嫂子,尽管他不愿意承认。

  06

  迎着崔茂华灼灼的目光,我掩饰道:“我没有逃避……新宇不在了,我们又没有孩子,我要再不走,别人该以为我贪恋豪门了……”

  他不理会我的解释,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像豁出去一般:“小蔓,我就问你一句话,请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新宇走了,你还会恋爱会结婚吗?”

  我不看他:“当然,我才二十二岁,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丈夫死了,妻子要守贞节立牌坊……再说了,新宇和聂芬已经有了孩子……”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考虑我?”他冲口而出。

  我摇摇头,缓缓地、清晰地说:“别人都可以了,唯独你不行!”

  他怔了下,眼睛瞬间黯淡下去:“就因为我姓崔?就因为我是崔新宇的弟弟?”

  我低下头,沉默不语。

  他凝视着我,咬牙道:“我懂了!”然后,便一脸决绝地向门口走去。

  我固执地站在原地,不回头,不说话,我怕他看到我的眼泪,此刻早已泛滥。

  07

  沉重的脚步声像是踏在我的心上,一步步远离我的世界,却又戛然而止。

  身后,传来崔茂华不甘又沉痛的声音:“小蔓,如果我们不是这种尴尬的关系,你会和我在一起吗?”

  我慢慢地转过身,看到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目光里的渴望让我没法说谎:“我会……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他的眼睛里也是泪光闪闪:“我好冤啊,平白无故的,一出生就被人换掉,与亲生父母分离,受了二十多年的苦……还失去了本该属于我的感情……你想过吗小蔓?如果我和新宇没有被调包,原本应该是你我在一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地长大,然后……想到这些,我真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是啊,他没错,我也没错,是时间错了。

  感情的世界,早一步晚一步,已是云泥之别。

  我和崔新宇的婚姻,他和崔新宇的关系,注定我们不能在一起。

  崔家是知名的房地产企业,家大业大,我不能不管不顾,将来让人指指点点:“瞧,哥哥死了,嫂子又和小叔子搞在一起……”

  死在我面前的崔新宇,是我们俩永远也过不去的坎儿。

  崔茂华应该有更好的选择,他那么优秀,会有好女孩爱上他,夫唱妇随、相扶相携、恩爱一生。

  相见不如不见,与其以后陷入难堪,心生芥蒂,不如一开始快刀斩乱麻,一别两宽。

  不是说了,时间终归会治愈一切。

  08

  搬出崔家后,我找了工作。全新的行业,全新的圈子,彻底远离了崔家和崔氏集团。

  按部就班的生活缓缓开启,和新同事慢慢熟悉,也交了新的朋友。

  生活恢复了以往的简单精彩,上班、下班,周末和节假日,约同事朋友旅行、撸串、狂欢、唱K。

  表面上看来,我和任何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没有任何区别,爱美,爱时尚,关心着当季流行什么颜色,在美食和怕胖之间犹豫不决。

  但只有我知道,我的心早已在这场变故中千疮百孔,皱纹横生,人未老,心已沧桑。

  每每有人给我介绍男朋友,我都含笑拒绝。

  我还没有做好重新开始的打算,也许还需要很久,才能慢慢消化掉过往的阴影。

  09

  就这样,一晃两年过去了。

  这期间,崔家依然有断断续续的消息,通过我妈传过来。

  坏人陆续落网,聂芬顺利产女。

  崔茂华也依然保持着单身,他在崔氏集团兼着职务,但依然以医院的工作为重。妈妈说,他是个很好的医生,除了精湛的医术外,还有一颗仁慈悲悯的心。

  对医者来说,这至关重要。

  崔茂华不在家的时候,我也经常去看秦姨,聂芬哺乳期过后,被带走服刑的那天,我就刚好目睹。

  清明节那天,秦姨约我一起去给新宇扫墓。

  司机来接我时,我才知道崔茂华也去,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面了。

  从山上下来,秦姨有意先上车,留给我们片刻的独处。

  雨声潺潺,春寒尚在。

  他用伞遮着我,小声问:“小蔓,你还是没改变主意吗?”

  我苦笑着:“怎么还这么问……”

  他沉默了会儿,突然喃喃道:“看来,我真要走了!”

  我一惊:“走?你要去哪儿?”

  他移开目光,看着苍茫的雨雾:“去美国继续深造……导师前段时间联系我,很难得的机会!”

  “你……你不是不喜欢美国吗?之前不是一直盼着回来吗?而且,你走了秦姨怎么办?崔氏怎么办?”我很想装作漠不关心,可是很多话还是不受控制地说了出来。

  他笑笑,只回答了最后两个问题:“崔氏这两年很稳定,新提拔上来的几位副总,年轻有为,也敢于开拓进取……至于我妈,她不舍得我走,但也支持我……再说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小蔓,你也好好的啊!”

  雨更大了,我们默默对视,都不再说话。

  10

  崔茂华走的那天,我没去机场送他。

  虽然前天晚上,我妈就偷偷把他的航班信息放在我的书桌上。

  我不想在他临走之前,表现出依依不舍藕断丝连拖泥带水。

  让他无牵无挂地走吧,在异国他乡,彻底遗忘,然后早日找到幸福。

  他是个好男人,配得上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上午十点半,一架飞机轰鸣着飞过城市的上空。

  我站起身,矗立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茫茫的云天深处,载着崔茂华的飞机,越飞越远。

  ·完·

  往期精选

  (点击下列标题阅读)

  我在老公办公室,撞见好闺蜜。

  我的预备情妇,输给了我老婆。

  假装情妇,智斗渣男。

  “绿茶”女顶替了我的位,我给她点赞。

  ?点阅读原文,看《袭月记》

  点在看,鼓励左左?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