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被捡尸,那一晚上我失忆了】

醉酒后被捡尸,那一晚上我失忆了

  九哥:看尽世间沧桑、写尽人间冷暖

  文:小圆

  01

  “死了都要爱死了都要爱

  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死了都要爱

  不哭到微笑不痛快

  宇宙毁灭心还在,

  ……”

  KTV的包厢里,客户在扯着嗓子干嚎,这声音传进苏妍的耳朵,就像电钻一样钻的苏妍脑壳都是疼的。

  孙经理在一旁鼓掌叫好,客户趁机在孙经理肥硕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引得苏妍一阵反胃。

  这个孙经理是苏妍的顶头上司,是个年近四十的半徐老娘,平常在班上就是看人下菜,把脏活累活都分配给苏妍。

  每次出来招待客户吃饭陪酒唱歌都让苏妍来,等谈的差不多了要签合同时,却让同部门的万芳出面,见人赔笑的事情是苏妍的,业绩却是万芳的。

  这种哑巴亏苏妍不知道吃了多少次,可是心里不忿又能咋样,人家万婉可是副总的亲戚,得罪不起。

  现在竞争压力那么大,苏妍只是个大专学历,想随心所欲的换工作还真没那个勇气。

  不过,好在他们部门是全公司福利待遇最好的,苏妍咬着牙告诉自己再干一年,存够房子的首付把房子订下来后,就和刘云飞把婚礼办了回家做全职太太去。

  苏妍一想到刘云飞,嘴角就忍不住上扬。两个人相恋三年,终于修成正果特意在五月二十一号这天领了证。

  因为两个人都来自农村,在市里也没有婚房就没办婚礼。为了凑够婚房的首付,苏妍拼了命的赚钱,这跑业务招待客户是必不可少的。

  可是苏妍发现今天自己状态很差,两杯洋酒下肚就感觉浑身火烧火燎的。

  这不是她第一次喝洋酒,但是今天喝洋酒感觉和往常不一样,头晕的难受,看人都出现重影儿。

  她害怕自己在待下去会出丑,就小声和孙经理告假,想先走一会儿。

  孙经理满脸堆笑的脸立马冷得像扑克牌,“苏妍,你这个月的绩效还要不要?客户还在这里,你就是这样招待客户的?”

  苏妍只得又坐下来,甲方的张总挺着啤酒肚,紧挨着苏妍坐了下来,一只手还不老实的搭上苏妍的腰,他非要和苏妍对唱知心爱人。苏妍借机去拿话筒甩开了他的脏手。

  这些客户平时看着人模狗样的,只要一喝酒立马原型毕露。他一说话满嘴的口臭,熏的苏妍又是一阵恶心,可她还要陪着笑,强撑着把一曲唱下来,苏妍找借口溜出来房间。

  02

  她用冷水洗了把脸,脑子清醒一点。掏出手机直接输入快捷键1,电话那头却只是无人接听。

  苏妍没办法,只得自己拖着不听使唤的身躯,爬上一辆出租车后,给孙经理发个信息。大不了明天挨顿骂,再喝下去自己真的要断片儿了,有些东西是必须要坚持的。她报过地址后,头昏昏沉沉的,两只眼皮儿在打架。

  苏妍好不容易强撑着到门口刚掏出钥匙,楼道里突然窜出个黑影,用一块手帕捂住了苏妍的嘴,苏妍瞬间失去意识。

  苏妍是被冻醒的,映入眼帘的人是天花板上挂的一串风铃。那是紫色的,因为她喜欢紫色,刘云飞就特意给用紫色彩带,编制风铃送给她。

  风一吹,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苏妍感觉自己的头快炸裂了,用手揉揉发懵的太阳穴。天已大亮,她想坐起来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昨晚自己穿的衣服散落了一地。

  冷风呼呼的从虚掩的门缝中刮了进来,像在提示这苏妍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小小的出租屋里,除了苏妍自己,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

  “啊?”苏妍看到自己满身被侵略过的痕迹,失控的狂叫起来。

  自己酒后失身了?苏妍一点印象都没有,又不敢往下想。

  昨晚给刘云飞打电话一直没人接,自己喝多被人尾随着到家,竟然被蹂躏了。

  03

  苏妍忍着屈辱穿上衣服,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刘云飞带着一身寒气进了门,“你起这么早,我还以为你没起床呢?”

  苏妍看着自己的老公,眼泪早已冲破眼眶倾泻而出。他俩刚领证一个月,就发生这样的事。

  刘云飞发现苏妍的不对劲儿,慌忙扔下早餐,飞奔过来把苏妍抱在怀里。

  “宝贝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上我没接你的电话你生气了?不要哭了,是我错了。”

  苏妍面对不明真相的刘云飞,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只是哭得更凶了。

  刘云飞还以为是自己一夜未归,惹得的苏妍生气,他把苏妍拥在怀里,用手轻轻摩挲着苏妍的长发,“不哭了,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

  刘云飞越安慰,苏妍的眼泪流的越凶。她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受欺负这件事告诉刘云飞。

  记得和刘云飞在一起的第一次,刘云飞看到床上的落红时,激动的抱着她亲了又亲,说自己真是捡到宝了,没想到苏妍还是处女,以后会好好照顾苏妍一辈子。

  如果现在让刘云飞知道自己被玷污了,他还会像以前那样爱自己吗?

  刘云飞见苏妍哭的伤心,继续解释,“昨晚我姐说电脑坏了,姐夫又不会。非让我去看看,我修完以后,姐夫非要拉着我喝几杯,喝多了没听见手机响。”

  苏妍一听到刘云飞提到大姑姐刘彩云,她把话又咽回到肚子里。

  04

  苏妍第一次见到大姑姐时,才发现两个人是老相识。苏妍上大专时,为了赚学费,她利用晚上在ktv推销啤酒。

  刘彩云当时是ktv的公主,因为长的漂亮嘴巴又甜很快被包养了。她的金主是为台湾富商,平时不怎么来。

  刘彩云跟他三年,富商这边的业务结束后,给了刘彩云一大笔分手费,刘彩云脑子灵光加上年龄不小,就盘下一家餐馆,成功洗白了身份变为白富美,嫁给一个外地来的穷小子。

  没想到穷小子也是开了挂,这两年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刘彩云在家里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她害怕老公知道自己那段不光彩的历史。

  刘彩云看到刘云飞带着苏妍出现在家里时,表情煞是好看。当场忍着没发做,过后就偷偷找到苏妍,说是说苏妍配不上刘云飞。

  苏妍反唇相击,“现在是你弟弟缠着我,而不是我缠着他。你要是真的有本事,就不要让你弟弟来找我。”

  刘彩云狠狠地瞪了苏妍一眼,丢下一句走着瞧。

  苏妍和刘彩云的梁子就是那个时候结下的,苏妍知道刘彩云在刘云飞面前没少说自己的坏话,但是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虽然在KTV做过事情,但她只是为了生活,她还是洁身自爱的。

  刘云飞曾劝过苏妍,想让她调调岗位。一个女人家天天跑业务招待客户,总是不方便。

  苏妍贪恋做销售的工资高,光靠刘云飞每个月的工资,再攒十年也攒不够房子的首付。

  苏妍想到这儿伸了伸脖子,决定把这件事情瞒下来。她强打精神,想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一到晚上她就整夜的失眠,总是睁着眼到天亮。

  苏妍把那天的事情,像放电影一样在自己脑子里过了一遍,会是谁呢?那个大肚子的张总曾暗示苏妍,只要苏妍听话懂事,以后就是经常合作的朋友,当时他把朋友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虽然苏妍很想签下单子拿提成,但是她苏妍绝不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再说,张总当时也喝了不少的酒,不可能会尾随自己。

  难道是同部门小王?小王是和苏妍一同被招进公司的。他多次向苏妍表达了好感,还在招待客户时,频频的替苏妍挡酒,但苏妍一直和他保持距离。

  自己出门的时候小王已经喝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这件事情就像是大山一样,压的苏妍透不过气来。整日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05

  闺蜜何淑雅的电话,算是把她彻底从自我封闭中解救了出来。

  “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为啥不报警?”何淑雅瞪大眼睛。

  “报警要是传出去了,让我以后怎么见人?”苏妍有点后悔,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何淑雅。

  她们两个人虽然是闺蜜,但是何淑雅本人和她的名字一点都不想象,风风火火的性格。苏妍还真怕何淑雅一不小心把她这段丑事说出去。

  “那你就甘心吃个哑巴亏吗?轻易的便宜了那个伤害了你的混蛋。能尾随到你家门口作案的,肯定就是你的熟人。”

  何淑雅一字一句认真的在替苏妍分析着。

  “算了,我就和你说说,我刚结婚不想把事情闹大。更不想让刘云飞知道,我和他走到一起不容易。”苏妍很快打断了何淑雅的分析。

  何淑雅叹了一口气拍拍苏妍的肩膀,“放心!我知道你俩走到今天不容易,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支持你的选择。”

  何淑雅的话让苏妍多少有了些安慰,和朋友说说总比自己一个人扛着好多了。

  “哟!这不是我的苏妍吗?这上班上到咖啡厅来了。”大姑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让苏妍打个冷颤。

  刚才自己和何淑雅的谈话,大姑姐到底听到多少?

  “大姐,我今天不忙。正好雅舒来找我,我们就出来聊聊。”苏妍面对大姑姐刘彩云还是有点发怵。

  “不忙?也就我那傻弟弟相信你吧。你天天在外边干什么营生以为我不知道。

  好听一点来说是业务员,其实嘛,不过就是在酒桌上陪男人吃喝玩乐的交易花。”大姑姐尖酸刻薄的语气惹怒了苏妍。

  “我是看在刘云飞的面子上喊你一声大姐,不要以为自己爬上了正宫的宝座,就忘了当初你是从哪里出来的。

  我和当时的小姐妹们都有联系,要不然大家约出来喝喝茶叙叙旧。”苏妍喝了一口不加糖的苦咖啡,那感觉一下子苦到了心里。

  “你?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告诉我弟弟,你以前是个什么玩意儿,看你还能不能风风光光的嫁进我家门。”

  刘彩云气急败坏的往回走,扭头却撞在一个高大的男人身上……

  九哥

  夜语

  九哥新的连载【劫后余生】...看完记得点在看、和留言哦!

  — — 【劫后余生】连载

  

  (明天见)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