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儿子真疼媳妇。母亲: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父亲:儿子真疼媳妇。母亲: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我的日记--第1908天

  

  巴金一天要吃好几顿饭。

  比如我们现在一天是2顿饭,而他,就要4-5顿,通常情况下,时间点是和我们错开的。

  并且在巴金妈妈的养育下,他的饮食习惯非常清淡,例如饺子,他只吃皮;大人吃的菜他一般都很少吃,而给他煮的面片或是粥,他则会吃个精光。

  我曾无数次问过媳妇,为什么他喜欢吃毫无滋味的面片?

  媳妇说,孩子在没有接触过太多重口味的食物以前,他们能把面片吃出甜味。

  当然今天要说的,不是面片,而是关于疼媳妇的故事。

  因为吃不到一起,加之巴金现在特别贪玩的关系,吃饭的时候,媳妇大概率情况下是要和我们分开吃的,她需要陪着巴金玩。

  也就是说,我吃过后,才能替下媳妇换她吃。

  老弟曾调侃过我,哥,家教管的挺严啊,还得等你吃完嫂子才能吃。

  我说,没办法,巴金找他妈妈。

  老爸说,那你让她先吃呗,她吃完你再吃。

  我说,巴金现在不找我啊。

  老爸说,那等你吃完他就找你了?

  ???父亲说的好像没毛病....

  既然媳妇在吃饭这事上做出了一定的牺牲和让步,那咱肯定要知恩图报。

  这天中午,确切的说,是下午3点,开饭了。

  包的饺子,还有蒸的螃蟹。

  饺子刚出锅,我就给媳妇盛了一盘,顺带装了一小碟醋,一小碟咸菜,给她端进了屋里 。

  回到桌前的时候,父亲笑了。

  我说,你笑什么?

  父亲说,我刚才和你妈说,儿子真知道疼媳妇。你妈说,切,谁和你一样啊。

  我笑着说,以前我也不这

父亲:儿子真疼媳妇。母亲: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

样,现在慢慢改的。

  父亲说,怎么改了呢?

  我说,她太辛苦了,当妈不易啊。

  父亲说,现在能感受到了?

  我说,嗯,养孩子后就知道当父母的不易了,尤其是当妈。

  母亲在一旁说,你比你爸强,年轻的时候根本就知道疼人。

  我说,现在也不晚啊。

  “去一边去吧。”母亲憋笑着说。

  这话倒不是恭维父亲,也不是替他解围,是父亲现在确实变了,变的会疼母亲了,变的愿意主动替母亲分担家务了。

  这种改变,我觉得和母亲生过几次大病,以及父亲的年龄逐渐增大有很大的关系。

  其实我骨子里是和父亲一样的,不会疼人,尤其是媳妇。放在以前,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她盛出一盘饺子端过去的。

  关于不会疼媳妇这点,巴金妈妈和我吵了无数次。

  每吵几次,我都会改一点。

  所以说,如果不是她调教的好,或者我开悟的早,巴金妈妈很大程度上估计就是我母亲的翻版,苦了半辈子,才能感受到父亲后知后觉的爱。

  学会疼媳妇,是每个男人出厂时都应该必备的一道程序或指令,也可以称作标配吧。

  学会疼媳妇的男人,日子也许过的很“悲催”,天天活在媳妇的“阴影笼罩”之下。

  但不会疼媳妇的男人,日子一定不会过的很顺当。

  因为当女人得不到爱时,日子久了,家里也会是冷冰冰的。

  她自己都得不到足够的爱,又怎么可能奢望她们去付出更多的爱呢。

  女人不是奶牛,光喂干巴的草,是不论如何也挤不出奶的。

  所以说,想要有高产,除了草,肉一定要跟上。

  烤肉炸肉红烧肉,涮肉炒肉锅包肉。

  比如我给她端去的那盘饺子,就是白菜肉的。

  要知道,只有把女人哄开心了,男人才能有好日子过啊!

  上文:他说:如果这场疫情再持续1个月,我就要破产了....

  推荐:父亲的改变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