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伯恩的句子]

卡尔·伯恩的句子

  ●“……你还记得几个人的脸?”
即使葛布霍德如此询问,卡尔也无法马上回答。他对刻在每块花岗岩上的名字都有印象,也能回忆长相与声音。他们的名字变成这种枯燥无味的文字刻在石头上,这是唯一令卡尔无法接受的事实。
不记得曾经在哪闹得不愉快,就只是不知不觉逐渐疏离,也没有刻意打听近况的家伙们——无论是哪一名队员,都只有令卡尔抱持着这种程度的感觉。卡尔实在是无法相信,他们所有人都埋在这块冰冷的土地里。
正因如此,卡尔才会尽量避免造访这座墓园。 ----虚渊玄《钢铁之翼》

  ●我穿过卡尔加里路,如期而至回忆的风雪;
我穿过卡尔加里路,擦身而过陌生红叶。
我穿过卡尔加里路,光阴涣散归途已不见。
我穿过卡尔加里路……
穿不过的卡尔加里路。 ----丢火车《卡尔加里路》

  ●(失败后)
卢卡尔:差不多该到终焉了,低等生物们,从一开始你们就没有未来!能够行使进化的权利的,只有被选中的人,那就是我!(卢卡尔将两股力量融合)
融合力量:还不够...
卢卡尔:什,什么?! 这..这不可能!
融合力量:容器里,还不够...只用你自身.还不够!
(爆炸)
由于融合力量觉得卢卡尔的力量还不够,吞噬了卢卡尔的意识。 ----卢卡尔《卡普空对SNK 2》

  ●“我想我们之间最大的分歧,就是人的一生瞬息即逝,因而在您的眼里是无足轻重的。”
“确实如此,”我说。
“您已经在未来的深处,”他说,“您看到现在这些时刻,都像已经属于过去的了。过去所做的事如果只看到它们死亡,涂了香料的一面,就都显得荒诞无稽。卡尔莫那在二百年间是自由和伟大的,在今天这点打动不了您的心;但是,对于热爱卡尔莫那的人们,卡尔莫那意味着什么,您是知道的。您保卫它反对热那亚,我相信您没做错。” ----西蒙娜·德·波伏娃《人都是要死的》

  ●(飞屋环形记)里卡尔也许也没想到自己会吹一夜的气球
可能更没想到 房屋真的会飞起来。
艾丽先走了 七十八岁的卡尔 在阳光下徜徉着幸福的过往
他变成一个执拗而又古怪的老头子 为什么不搬迁呢
周围的高楼已经把它的小木屋 包围起来了
他变得坏脾气起来了 击伤了人后 事情变得无奈起来
他也许真的 没想过 儿时的梦想却交错在老迈的年纪里
他也难以置信自己会吹一夜的气球 他也不敢相信 小木屋
会飞起来。
挂满气球的木屋 飘荡在城市上空的那一幕
五彩斑斓的氢气球 真的可以承载 那么沉重的躯壳么
这是个毫无疑问的问题 这个电影 后面的故事也没那么重要
最让人 难忘的是 老卡尔 在飞屋 摇晃中 死死地的要去抓住相框里的艾丽
的画面

  ●瞄准器映着光网的黯淡光辉,隔着玻璃镜面看得见一角蓝天,这是以卡尔的杀意围成的死亡空间,是被所有自由与祝福抛弃,只能静待弹雨执行穿刺死刑的炼狱。那片令人向往、令人放松的天空,像这样被切割出一小块领域,做出这种事的不是别人,正是卡尔,让卡尔载枪飞行就是这么回事。 ----虚渊玄《钢铁之翼》

  ●战力比——四十四对一,这甚至无法当成笑话。卡尔再度上阵等同于自杀,但卡尔即使清楚理解,依然重返战场。
原因只有一个,这里是卡尔与雷鸟号仅存的天空。 ----虚渊玄《钢铁之翼》

  ●卡尔:原来你是个盲人! 吴梓穆 :是啊! 卡尔 :我是个黑人,你可小心啦! 吴梓穆 :卡尔,我虽然眼瞎了,但我心不瞎. ----《侠盗飞车圣安地列斯》

  ●鲁伯斯头也不抬的盯着海图,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帝国小公主的质问:“放心吧,公主殿下,精灵们这会儿可没有功夫过来招呼我们,而且精灵女子虽然很美,但是您才是卡尔斯皇子心中最美的女神,否则我们也不会费这么大功夫把您请回去。卡尔斯皇子特别交代,您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们不但没有赏金,还会被丢到海里喂鱼。”
听到卡尔斯这个名字,帝国小公主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被绑走,对于那个胆大妄为且毫无任何优点的逗比,帝国小公主连生气的想法都没有,反而更加好奇精灵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以至于放弃了长久以来的“待客之道”。”鲁伯斯舰长,看来你对于此次行动把握十分充足,不知道您方不方便透露一下,精灵们。“ ----《幽灵舰长》

  ●卡尔维诺曾用"石化"来指喻,他说整个世界不断在硬化,再不会有什么好消息,你每天睁开眼能希翼的充其量只是它不要变得更坏而已。有时你不得不鸵鸟般不要听见,好避免陷入虚无,好保有勃勃斗志,不让自己脱口说出“去死吧”诸如此类难以回头的真心话来。是的,卡尔维诺劝我们不要直接瞪视它,它像女妖梅杜莎的可怖头颅,会瞪视它的人一一化为石头。 ----唐诺《世间的名字》

  ●卡尔维诺是一个残忍的作家。他说:记忆中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住,就会在现实中被抹掉。看完卡尔维诺,我爱上了这个作家~~一生安安稳稳,没有博尔赫兹的曲折遭遇,也没有卡夫卡的痛苦。写出的文字却让人不能自已~~

  ●能够达到这一种目标的人就是心理和谐的人。

卡尔·罗杰斯著作
卡尔·罗杰斯著作

作为心理和谐的人,有几个特点:

1、他们坦诚地对待自己的经历

2、他们试图生活在现实的空间里

3、他们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

4、他们能够深刻而敏感地体会自己的情感 ----卡尔·罗杰斯

  ●“还愣着干什么?都行动起来!干掉那个王八蛋!’’卡尔副部长缓缓地回过头来,目光阴冷。
“是说校长么?我这就去看看能不能搞到什么防空导弹。’’有人说。
“混账!校长虽然是个王八蛋,可现在干掉校长我们也逃不出去!我是说神那个王八蛋!”卡尔副部长怒吼。 ----江南《龙族3·黑月之潮》

  ●当一个人通过自己的经历,通过观察与思考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时,往往首先去寻找支持、证实自己想法的论据,而忽视与自己想法相反的事实。这是典型的“观测-归纳法”的局限。索罗斯推崇的哲学家卡尔·波普尔认为“观测-归纳法”具有先天的“真伪不对称性”,即真不能证明,伪却易证实。即使你观察到一万只白天鹅,也不能证明天鹅就是白的。因为只要有一只黑天鹅被发现,通过“观测-归纳法”建立的理论“天鹅都是白的”就会瞬间轰然倒塌,立刻被证伪。因此,卡尔·波普尔提倡大胆假设,用证伪的方式去不断试错,不断修正,而不是提出假说,然后到处找支持自己理论的根据。“证伪”也是索罗斯所一直推崇与实践的思考方式。

  ●(卡尔西法终于与哈尔解除契约后)那熟悉的蓝脸在木头间闪烁着。
“你不需要这么做。”哈尔说。
“我不介意,只要我能来去自如的话。”卡尔西法说,“何况,马克平奇外头正下着雨。” ----Diana·W·Jones《魔法师哈尔与火之恶魔》

  ●无数声音如同翻滚的巨浪,一层一层朝着远方蔓延,向着高空飞翔!
这一刻,在将来漫长的岁月中,将会永远被铭记!
所有的佣兵代代相传,那位将光明重新带回卡尔塔大陆的佣兵之王凰北月,正是在这一年冬天的西戎国祁阳城,真正统领天下佣兵!
在那个年代里,时事造就了英雄,而英雄书写了历史!
卡尔塔大陆最□□的时期,有个女子,捅破了天,如同一缕犀利的光芒,刺破了黑暗! ----路非《穿越之绝色兽妃凤逆天下》

  ●在《审判》与《美国》中,主人公K和卡尔视觉上的局限性也是显而易见的。这不是叙事上的视角限制,也不是人为的修辞学和方法论,而是一种被决定的命运逻辑,也就是说,无论是K,还是卡尔,他们所看到的只能是局部,局部的局部,……《城堡》中所蕴含的的巨大的不确定性,并不是对日常生活经验的抵消,而是它的提纯物。这种不确定性以K内心的迷惘感以及在完成某种使命时遇到的难以逾越的障碍为前提,同时又构成了超越这种障碍的全部基础。这种自相矛盾的排斥性力量形成了卡夫卡喜剧的中心情节。 ----格非《博尔赫斯的面孔》

  ●笛卡尔:数学派,理性主义。“我思故我在”--因为“我怀疑”这件事是确定的,那么只要有了怀疑的念头,就说明“我”肯定是存在的--“我”要是不存在就不会有这些念头了。笛卡尔想象中的哲学体系应该像欧式几何一样,先要有一些不言自明的公设,然后用演绎推理的方式推导出整个哲学世界来。 ----林欣浩《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

  ●斯宾诺莎斯:笛卡尔的继承者,完美地实现了笛卡尔的想法。他承认上帝,但他心目中的上帝不是基督教或者犹太教中人格化的上帝,而是无所不在的实体。而且我和世间万物是一体的。这种人和万物一体的观点在中国哲学中很常见。 ----林欣浩《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

  ●你即将开始阅读伊塔洛·卡尔维诺的新小说《寒冬夜行人》了。请你先放松一下,然后再集中注意力。把一切无关的想法都从你的头脑中驱逐出去,让周围的一切变成看不见听不着的东西,不再干扰你。门最好关起来。那边老开着电视机,立即告诉他们:“不,我不要看电视!”如果他们没听见,你再大点声音:“我在看书!请不要打扰我!”也许那边噪音太大,他们没听见你的话,你再大点声音,怒吼道:“我要开始看伊塔洛·卡尔维诺的新小说了!”哦,你要是不愿意说,也可以不说;但愿他们不来干扰你。 ----卡尔维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分歧由此而生。法国哲学家兼数学家笛卡尔在《第一沉思》(1641年)中得出结论,他不可能绝对无疑地确知自己不是在做梦。大多数人可能会反对笛卡尔。比如此刻你就没有做梦,而且你知道这一点,因为梦境中的体验与清醒的生活不同。 然而,确切地说明二者的区别是困难的。如果清醒的生活是绝对无疑地、确定无误地不同于梦境,那么我们应当可以通过一个绝对可靠的检验区分此二者。 ----威廉·庞德斯通《推理的迷宫》

  ●△卡尔达诺(GirolamoCardano , 1501 - 1576)是15世纪意大利百科全书式的科学家。一生共写了各类文章、书籍200多种,现存材料就有约7000页,除正统的科学研究外,对密码术、炼金术及占星术都颇有研究,更是概率思想的开创者。

从4岁开始,卡尔达诺便来到父亲身边生活,在各种不受待见的情况下,怀着对父亲的崇拜之心,他开始学习古典文学、数学、占星学等。

  ●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人后,卡尔洛的面具就摘了下来。他背靠在床头,一手搂住宁婧的腰,另一只手则一下下地抚摸她的背部,一只腿曲起在她背后,另一只腿慵懒地舒展着,用身体营造出了一个让她无处可逃的禁锢姿势。

卡尔洛垂眸,满意地说:“希弥尔,你终于只有我了。”

宁婧:“……”

噫,这一副被玩坏的小表情哟,差点以为他要说希弥尔,我要干死你。

系统:“……”你就打嘴炮吧。 ----云上浅酌《饲养反派小团子》

  ●有光明的地方就必然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就必然有光明。不存在没有阴影的光明,也不存在没有光明的阴影。卡尔·荣格在一本书里说过这样的话:‘阴影是邪恶的存在,与我们人类是积极的存在相仿。我们愈是努力成为善良、优秀而完美的人,阴影就愈加明显地表现出阴暗、邪恶、破坏性十足的意志。当人试图超越自身的容量变得完美,阴影就下了地狱变成魔鬼。因为在这个自然界里,人打算变得高于自己,与大蒜变得低于自己一样,是罪孽深重的事。’ ----村上春树《1Q84》

  ●任何一张开列有史以来三个最伟大的数学家的名单之中,必定会包括阿基米德,而另外两人通常是艾萨克·牛顿和卡尔·弗里德里希·高斯。不过以他们的宏伟业绩和所处的时代背景来比较,或拿他们影响当代和后世的深邃久远来比较,还应首推阿基米德。 除了艾萨克·牛顿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再没有一个人象阿基米德那样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过这样大的贡献。即使牛顿和爱因斯坦也都曾从他身上汲取过智慧和灵感。他是“理论天才与实验天才合于一人的理想化身”,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和伽利略·伽利雷等人都拿他来做自己的楷模。阿基米德。E.T.贝尔评价阿基米德 ----E·T·贝尔《数学人物》

  ●十大思想家为: 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培根、笛卡尔、卢梭、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尼采、罗素。 ----王德峰 吴晓明《智慧之光·世界十大思想家》

  ●“完美”对于卡尔内来说是脏字。他拍的照片总带着深深的遗憾和没有完结的东西。类似丧失河床的激流或者一个离永远只差一分钟的地方。这是无法取悦世界的。 ----昂放《小街遗忘》

  ●对于一切表面热情的东西他都感到厌恶……卡尔哈默尔不是合适的对象,可是如果另外任何一个人前来设法使劲拉拢他,他是会乐意顺从的。他像个腼腆的姑娘似的坐着,等待着,看看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来找他,一个比他更强、更有勇气,能打动他并迫使他走上幸福之路的人。 ----赫尔曼·黑塞《在轮下》

  ●如果不把自己看成卡尔拉格斐那个级别的创意人,你怎么可能走进那个世界呢?如果不把原研哉看成至交好友,你怎么可能去讨论他所思考问题呢?如果不把乔布斯看成自己的竞争对手,你怎么可能拿出伟大的设计和产品呢?我们常常只看到身边的人,于是,我们就变成了身边人的水准和样子。

  ●当你打算和一个人共同生活、白头偕老的时候,用五、六年的时间来做巨大而又必需的考察大概不算长……。我希望卡尔跟我在一起是幸福的,正像我自己希望跟他在一起是幸福的一样。然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不仅应该成为一个贤妻良母,而且也应该成为他的同志,他的谋划人,不仅要相信而且要相敬。因为其中包括我的全部精神生活。不然的话,婚姻只不过是庸俗的契约,生锈的锁链,互相的折磨。 ----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