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周年周年征文

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周年征文 古屯感思:烽烟远去古垒残,极顶登峰日偏霞。四周山岳近悦目,三里田园远涂鸦。层云醉撩时空塔,薄雾亲吻播结山。布依村落印清水,民族风情显精华。

中国天文小镇克度历史悠久,始建于元世祖至元28年(公元1291年),时名为“瓮郎客都等处蛮夷军民长官司”,可见当时克度是一个蛮夷之地。洪武四年(1371年)废司设寨,分封上克度里和下克度里,加上位居要塞的蜂王坡(布依语译音为克度),故有“克度三里”之说。

克度镇境内至今仍存在大量的古屯堡,落良屯作为当时的一个战略要地,是镇内极重要的一个屯堡,位于现今的天文小镇航龙和清水村之间的落良村。

公元1381年,明王朝发兵云贵(史称“调北征南”),随后又大量移民南下(史称“调北填南”),促成南下的军士和移民在贵州腹地驻扎下来,形成了以垦荒种粮为解饥之本,以修屯筑堡为自我守护之基的生存格局。

在当代信息浪潮和经济浪潮的冲击下,好多坚固的屯堡相继倒塌,克度的落良屯堡也在古老传统与现代文明建设的夹缝中,褪去了它原有的容貌,只剩残墙断壁及掩埋在乱石底下的诸多凄美故事。但踏上落良山顶,却让我深切的铺垫了一次感悟屯堡历史和人文情怀的文化之旅。

屯堡建在一座山巅,上山的路曲折陡峭,荆棘和杂草覆盖着山路,脚步在路上摸索前进,目光却不停地向山巅张望,特别想一睹屯堡的真容。

前面的朋友已经攀到屯堡的城门边,他转身大叫某某,到了。后面的朋友们齐目仰望,朋友正站在城门洞里,在灰黑色的城墙的衬托下,朋友身上的那件红色上衣格外刺眼。

屯堡的城墙可以说还算完好,整座城堡只有一个拱门和一个小侧门可以进出,城内乱石满地,杂草丛生,城墙全部用大块条石垒砌而成,厚度在一米至两米之间,高34米不等。

我们从乱石堆上爬高的城墙,真正体验到了“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情景。站在屯堡城墙上向东遥望,时空塔如擎天巨柱高高耸立,醒然入目,旁边的天文小镇航龙的各种建筑新新崭崭。环顾四周,整个落良村犹如诗的画廊,依山而建的布依山庄,独特的布依族石木房建筑群,宽阔的落良红生态草莓基地和忽明忽暗的河流构成了一幅精致的水墨画卷。

落良屯,尽管人去城空,只留下残垣断壁,但作为沧桑历史的见证,依然保留着它的威严,给人们心灵带来触动与震撼。历史是过去的,但也是人为的。未来是现实的,更是人为的。落良村的“落良红”,便是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以民生为标本,以发展为格局的大好形式中落良“人定胜天”的创举。

2017年,落良村党支部班子采取走出去,引进来的发展策略,通过引进企业种植大棚草莓,开启了以“党建+帮扶单位+企业+合作社+群众”的模式,吸引游客进行采摘体验,开拓帮扶单位团购的销售渠道,开辟了一条自主栽培、自主种植、自主销售的草莓“致富路”,正以时代的步伐向“草莓产业大村”迈进。

草莓一般在春季到夏季成熟,大棚种植的草莓成熟较早,一般在2月份就成熟了。春天是游山玩水的好季节,慕“天眼”之名而来的游客,在一睹“中国天眼”这杰出的大国工程,体验天文的奥妙之后,也会被途中的“落良红”草莓所吸引,到落良村来看落良屯,赏“落良红”,品落良草莓味。“落良红”既是扶贫“红”,又是群众日子红的代言。游客们通过现场采摘获得乐趣,通过品尝草莓感受乡村人生活的甜蜜,通过与落良人的沟通看到了群众对未来更加美好生活的坚定信心。

落良屯,是落良村人历史和文化传承的载体,从明军南下修屯筑堡,到屡经多次战乱侵扰,凝聚了太多的血与泪,苦与悲。而“落良红”则是时代中在一个政党的正确领导下,勤劳的百姓们用智慧创造的产物,是现代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缩影。